>普外第一周——付出、收获、爱与成长

>普外第一周
——付出、收获、爱与成长
在这星期开始之时,我并没有意料到短短五天的经历会给我带来这么多的想法和感受。
这周我穿上白大褂戴上胸牌,行走于教室、病房、医生办公室和手术室,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见习生活。

责任·爱
虽然说穿上了白大褂意味着负起了一种责任,可是我们现在并没有感受到所谓责任的力量。对于刚刚走入病房的我们来说,最初的这个阶段也许是我们行医生涯中最为轻松的时刻吧——我们一边接受和索取着铺天盖地的信息量,一边在实践中去体会这些知识和经验的力量和效能。有不懂的地方,也不会感到特别惭愧,因为我们涉猎还浅;有做错的地方,也有上级医生罩着。就是因为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能干,我才会在病房里显得迷茫,觉得自己好像是多余的,可也就是因为我们是新鲜的,才会以一种更加接近普通人的视角来和病人交流。希望在今后的时光中,我仍旧会记得最初踏入病房的那种感受。
第一天在和带我的住院医 周师兄见过面后,我想去看看他刚收进来的那个异位巨脾的病人。21岁,跟我差不多大,周师兄说她不太爱说话,我还是壮着胆子进去了,虽然是带着犹豫和胆怯。进去一看她在缝十字绣呢,我就夸她缝的好,问了问诊,不是特别详细,然后就一直很尴尬地看她的CT片,看到了盆腔里的巨大占位以及肾上不正常的影像。看完后她也没什么话说于是我就出来了。本来以为同龄人会有更多共同语言呢,结果搞得还挺窘,心里犯嘀咕觉得病人真不好交流~
周二下午4点,跟着我们外二的乔主任一起查房,乔主任虽然没有我仰慕的外三主任言语气质谈吐那么英气逼人,教学查房时对我们还是蛮负责的。对于每个病人的病情都对我们做适当解释,也提出一些问题让我们回去后查阅。提到tumor, metastasis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课堂上的肿瘤在这些人身上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在病人面前是避讳提这些字眼的~这样的感触在到16床查房的时候到了顶点,乔主任拿着病人的CT片子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结肠的tumor伴肝转移,而当时我还在分析肝上的多发低密度占位是我们学过的囊肿还是什么(学影像的时候我每次判断对片子是肿瘤、梗死或是溃疡后都很得意,但还未曾体验过将诊断与真实病人联系在一起的情况)~~~后知后觉的我听完主任的诊断才把目光从CT片上移到病人身上,我看到她是一位身材很娇小的奶奶,面色比较白,看到我们说并不陌生因为她自己本人也是教师,说自己在所在大学的校医院查也没查出来什么,说到这里,她眼里流露出的眼神,我说不清是什么,而我再也不忍看下去,在床边的她的老伴就是昨晚拿着灌肠剂问我们的面目和蔼的爷爷~我只得低着头拼命往小本上记笔记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眼泪~后来在和众住院医送别吃过烧烤聊完天后,我又去了16病房,我说我也没什么特别想问的就想跟您聊聊天,她立刻夸我是个有心的人。(因为在下午主任查房时她说了欢迎我们来找她了解情况,因为她作为教师也希望学生能学到更多,即使她可能也清楚自己的情况~~)不过在聊天时还是主要围绕她的病情来谈的。一个是她自从最初低烧有症状到最后确诊经历了一段很曲折的两个月的过程,之前还当作肺部感染来治的呢~所以她告诉我当医生一定要考虑过细(及时正确的诊断就是给病人多争取一些时间啊),她总觉得病不是长在自己身上的,好像一下子都很突然。我其实很想拉着她的手,只不过自己比较胆小,不过后来还是勇敢地抚摸着她的手,的确如她所述,手心是很热的。而她告诉我自己的感受,医生拉着病人的手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能给病人很大的安慰。当晚从7点多聊到了9点多,她也心情挺开心呢~十点后才离开医院,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回去呢,出来后趁着繁星和月色在城市的灯光中骑车回来,感觉很有收获很充实~
周三和肇一起去看的奶奶,次日她就要手术了,奶奶还是很高兴地夸我是个多么刻苦的人~~~这次并没有聊太多,但我们看到了爷爷疲惫的脸和哭过的眼眶~
周四趁着中午的一点时间我又去了病房,在办公室看到了张老师,一点钟他就要上台给奶奶做左结肠切除的姑息手术了。跟他聊天总是让我开心和愉快的,还有他儿子的可爱事迹“来宝贝儿,让老师抱抱~”。之后张老师就去手术了,我在走廊里徘徊了一会儿只能暗自bless了。
下午很快,当我再次回到病房跟着大boss呼呼啦啦查房的时候,经过16病房,老太太刚做完手术,我是被叫进去的,说老太太还惦记着我让我看一眼~术后马上就醒了,看起来挺顺利的,单人病房里来了好多人,我也看不清楚也不太会说话,她女儿让我走了。
周五,今天,我想放假三天还是去看一下老奶奶吧,和肇一起去的,也是在病房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进去,还是鼓起勇气敲了门,奶奶说她很疲乏,经历了一场大手术还是挺虚弱的,很高兴听她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觉得这句话是对我最好的奖励吧。她还告诉我连她的主管医生杨大夫都觉得我挺用心的。嗯,希望放假回去后再去看她,能恢复得好一些!

流水账式地记了这么多,还是想在今后回忆最初的时候能有一个完整的片段。当老师带着我们在床旁讲述的时候,我会很留意观察病人的表情,我也总是会想起Adams里的那个片段:当老师带着一帮学生对病人的病进行详尽关注的时候,病人看到这么多穿着白大褂的人,露出惊恐的表情。而在他们走后,只有Adams会微笑着走过去,握着病人的手,问他:What’s your name?
我想,有些东西是不应该随着我进入医生这个角色而逐渐消退的,比如说最初来自内心的对人整体的关怀。周三的时候当我意识到消化外科病房里以肿瘤患者居多的事实后,不免会感到生命的脆弱,我会为死亡不经意的袭来而恐惧,也会为人类被癌症困扰而沮丧。但我也知道有一种东西可以战胜这样的恐惧和沮丧,这就是爱。这个需要今后慢慢领会。

付出·收获
我这个人反应慢,脑子也不快,记忆力也不好,每次老师提问我的反应都不如人家,好不容易有别人不会就我知道的时候了,我的声音还那么小语气也不那么自信。上课我坐在第一排就是为了避免睡觉,迎接老师目光的直射会增加我的信心。晚上回来的都很晚也很累书并没有系统地看,周末还要下功夫啊!网络是个好东西,可以得到各方面的信息,但是要克制自己干闲事的欲望~我渴望去了解,我盼望去解决自己不知道的问题。

外科医生
在外科最让人兴奋的事情,除了今天下午第一次进手术室之外,就是每天都能和不同的一二三各线的外科大夫接触。这些人越看让我觉得越亲切,听到他们的讲授,我就已经很幸福啦!
第一天下午,在我们进入病房之前,高老师的讲述使桥梁课和系统课有了一个完美的衔接。他提醒我们从今天起,真实地开始了见习生活。这是责任的开始,也是我们步入社会的一个过程。
然后在外一病房我们就体会到了庄大夫讲胰头癌和whipper手术的层层推理和缜密的思考,嗯我很喜欢!
带我们的汤老师,看起来在科里人缘不错。对我们挺亲切平易近人的~
周二有潘医生讲胃溃疡,亲美的他口才很好。也很有人格魅力。
花痴事件最确切是从周三下午在外三的神奇际遇开始的。上午上课是汪老师讲胃癌,吴老师讲肝癌。各有各的风格,吴老师直爽的很真实,汪老师会告诉我们作医生要会说话,虽然“内心很矛盾,但脸上很镇静”。他会啰里啰唆给病人交待很多,所以很可爱地说自己像唐僧~
然后下午在外三我依次不经意间在护士站看到了潘大夫和汪主任,接着是姜老师用他轻柔磁性的声音给我们讲胃癌,讲淋巴结清扫的编号。之后他的工作被刘院长抢走了,因为是要拍几张他教学查房的照片,所以正巧赶上他过来带我们到一个结肠癌术后的中年男性床前,真的很能忽悠口才巨佳气质能服人但不压人,自己说自己在病房的时候和所有人都是朋友,能让病人觉得把瘤子讲没了的人。之后在办公室里又不经意地看到了病例讨论的万主任~外三真的是人才济济啊!
所以受了这么些刺激周四跟张老师聊天时我就说,我对外科的印象尤其地好,你想想啊,一个男人,在手术台上的样子,才是他体现魅力的动人瞬间~
于是今天我真的、终于进入了中心手术室,换衣服时还没啥感觉,就觉得好像进游泳池一样~~~到台前看到病人肚皮时也觉得跟动物差不多嘛(后来姜老师说,本质上就是差不多的~)看的第一台手术是潘和姜做的,不保肛的直肠癌切除,基本上是从缝后腹膜开始看的,到后来关键步骤结束时潘就开始跟我们聊上了,谈笑风生的。第二台是万老师的保肛手术,我也是差不多从吻合直肠看的,他们都很娴熟让我也觉得好像没什么难度嘛~自己脚还是不行站了一下午蛮累的。做手术还是需要很大的耐心的,尤其是要缝很多针或者要找什么结构找不到或者一个难度很大的处理时,当别人夸万主任的时候,他只是说,天天做,傻子都会了。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