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空间、万能空间与信仰

人们总喜欢在装修新房时打掉原来的墙,加上新的墙壁,打破原先设计的标准统一格局,以便塑造自己想要的空间。

然而能让人们动手的只是非承重墙和非厨房厕所的部份,厨房厕所的空间,则是很难挪动的。

这是因为它们藏着各种管道,要挪走,管道必须改道,这是相当麻烦的事,而且如果漏了的话(这几乎是难免的)……

于是我们可以想像这样的房子,除开厕所和厨房外,其余空间可以任意使用,任意改造。

相同大小的房子,我会去选择开间而非既定被分隔好的空间。打开,在这里意味着更多创造空间的意义和可能。

然而此时,该如何区分哪里是客厅?这里是卧室,还是书房?

密斯·凡德罗早在九十多年前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为一位女医生设计的范思沃斯住宅,已成为建筑史上的经典。

二百平米的空间内,用八根柱子做支撑,房屋外围是透明的玻璃墙,中间一小块仅有的封闭空间藏着的厕所、更衣室和浴室。

董老师在课上说:这是建筑史上第一次有人用家具勾勒出空间和功能。这就是流动空间。

流动空间即是万能空间。看看北京以前的建筑,皇宫、民居、学校、寺庙和陵墓无不是四合院的形式,将一种形式套用在所有的功能上。不是通过建筑来体现其功能,而是通过使用来体现功能。

去看密斯的其他作品,老董总结出了包括范思沃斯住宅、世博会德国馆、建筑系系馆、国家美术馆在内的几件作品和帕提农神庙的内在相似性:八根柱子,抬高的底座和纪念性空间。

重复性地用8根柱子、抬高底座和纪念空间,这仿佛不是巧合而是崇拜。

老董说到一个故事,在密斯晚年时,看到他最后一件作品–柏林国家美术馆竣工时激动不已,旁边的徒弟看他这么激动,就对他说,还有个比这更大的活儿,要不要接?密斯答说:除非它是帕提农神庙。

到了这时,万能空间是神。

福楼拜说过:Le bon Dieu est dans le détail(仁慈的上帝寓于细节之中)。

密斯在做范思沃斯住宅时,为保持屋顶与地面绝对水平,特意订做了一个与房屋同样大小的水平仪。

在做国家美术馆时,同样为了保持屋顶绝对水平,每个钢板的重量都是经过计算后一一浇灌的。

此时,建筑是工业还是手艺?

密斯通过他对工艺近乎于神的苛刻,达到了材料表现的极致。

自他之后,城市中资本最集中的繁华区域,都盖起了用钢筋水泥和玻璃幕墙做成的高层写字楼。密斯塑造了现代城市资本建筑的模样。

愚钝的心灵,可以通过物质上升到真理。

而这些,得有点信仰才能做到吧?

老董最后说:我也在想,「相信」这件事情,能让你把事情做得更好。

我不知道密斯是否信上帝,不过老董在课堂最后那段关于信仰的陈述着实打动了我。将这些课堂的所听所想记下来后,我才明白了点为何6年来总是对他的课情有独钟,这不再是一门建筑赏析课,董老师在其中有他自己的想法和研究,用一条看不见的线概括了各位大师的作品和人品。听他用不温不火的语调讲课总能被感动得一塌糊涂!而我也在想,让老董拥有教主般魔力在诺大的课堂上布道,或许也是因为他信点什么呢?

--2011 9 22 记于董豫赣老师《现当代建筑赏析》课后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