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之外的无限可能

视线之外的无限可能
— —记我的第一堂摄影课

望远镜尽管能探及镜头所指处的宇宙深层的光芒,却无法触及镜头视角之外的超新星爆发——除非改变镜头的朝向。这是镜头和视野的局限。

在这个城市生活数年,尽管对城市之外的种种美好心向往之,却极少留意身边五公里范围内的可贵之处。这是镜头和视野的终端——心灵的局限。

比如摄影课所去的两处拍摄地,距离我不过三五公里,却都是平日匆匆路过视而不见的所在。

从生理学的角度看,人无时无刻不在从外部世界接触纷繁的信息,经由遍布身体的感受器官,转变成复杂的感觉信号,再经由电线般密布的神经网络传入人体的指挥官——大脑。这些信息一直都在,脑却只撷取有用的外部信息,将其呈现在意识层面,对其余信息则自动忽视,这就造成了 「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和「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于是,人们都戴着一副滤色镜来看世界,看到的只是想象中的先验世界。

然,每个人的镜片颜色不尽相同。 观察在同一个场景不同人所拍摄的作品,甚至会产生「我与她拍的真的是同一个地方?」的错觉。
当苏轼邀请其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上」,客(当然很有可能是苏轼臆想中的本我)感慨「吾生之须臾」之时,苏子却发出了以下这千古名段:

「……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苏子的这一番话,着实打动了客。 同一个月亮,在一个狭窄的视线里,或许仅仅是「盈虚者如彼」的伤感之物,而在另一双宽广的眼睛看来,则是「 取之无尽的造物者无尽藏 」了。

这种打动和开阔的过程,随着两次实地摄影逐步深入。

在五塔寺,我用全新的视角体察光影之魅力;在展览馆,我瞄准一处向深挖掘,体验创作的耐性与欢愉。

而沈老师所说「学会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世界」,则是我学到的精髓。

至此,我看到的仍旧是同样的场景,但经由心灵的过滤加工,最后呈现的影像将会与从前的片子迥异。

所以,摄影,与其说是用相机拍摄,用眼睛,不如说是动用心智。

这是一个打开感官、开启心智的过程。

要知道,视线之外,存在着无限可能。

视线之外,仍有视线,天的尽头,依然有天。不断地突破视野,仍会遇到更多更大的界限。

这,也是可能性的无限可能。

当然,认识到世界和影像的无限可能、开启了自己关于无限可能的心智时,我可以在无限可能中去发现、展现那个打动我的点。打开,是一个更大的天地,永远也探索不完。

我想摄影就是探索发现的一种方式,当然,也包括文字、绘画、音乐等其他多种方式,各种艺术的可能性都不该被忽视。

再次感谢沈老师,您的智慧让我有机会领悟摄影与生活的精髓。

摄影课程结束了,而摄影实践才刚刚开始。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