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你的芙颂 你是谁的凯末尔——读《纯真博物馆》

整个上午我都在想着这本小说,让我痴迷的欲罢不能在周三凌晨三点迫不及待看到结局的动人故事——《纯真博物馆》。深夜翻开它就像突然闯入伊斯坦布尔70年代神奇的红色和橙色的街景里,书后的地图和博物馆门票让我几乎相信了这个故事的完美与真实。

   “我的整个人生和你的连在了一起”

这里的爱情是最无法言说的东西。我无法说明怎的就被某个章节的某个细节描写深深打动,你可以说这个爱情是《情人》,或是《洛丽塔》,或是《不能承受生命之轻》,或就是它本身。芙颂是在人群中能一眼挑出来的美丽女子,而凯末尔是个内心细腻柔软的男人,对于他来说,爱情就是幸福,无论是拥有爱情本身,还是拥有爱情当时的一个物件。为了保留幸福当时的记忆,他开始收集和她有关的一切物品,因为“其实任何人,在经历时,都不会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但是,在我们感觉人生就像一本小说那样快要有结局时,我们才能感知并选择那个我们最快乐的时刻”,所以最好的方式是保留幸福时刻留下的一件物品。博物馆里是他这个恋物癖/恋旧癖的各种藏品:芙颂碰过的盐瓶、4213个烟头、手帕、香水、用过的餐巾纸,etc。“幸福对于我来说,就是能够重温像这样的一个难忘时刻。”小说最末一句 “让所有人知道,我的一生过得很幸福”则更是耐人寻味。

   去往另一个世界

我还是没搞明白芙颂最后为啥要撞树,我怀疑是作者蓄意杀人,故意营造一种悲剧美的效果,创作一个完美的芙颂(永远保留美丽的身体、忧郁的眼睛、美妙的嘴唇和丝绸般的皮肤)、完美的爱情(不会有婚后争吵与不和)以及完美的结局(创建纯真博物馆)。或者芙颂觉得这一切皆是“不能承受之轻”。或者像<Million Dollar Hotel>里那个痴情Tom得到爱情后就立刻死去,因为得到爱情是他生命的终极目标,当他得到了它,就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了,“所以在你的目光里死去是我最大的欢喜”。

   时间

“我会觉得,打听时间,就意味着安排我们和外面那个时间的关系”

每个人都有两种时间,一种是自己的,一种是外面的。对时间精准的描述让我喜欢。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

在70年代的伊斯坦布尓,会有电影审查,会有宵禁,女人要戴头巾和面纱,而上流社会同任何时代不无二致。小说里的描写让你不自觉地爱上这个城市,想在那里的街道徜徉,即使这仅仅是作者童年记忆里的那些镜头。帕慕克之于伊斯坦布尔,就如雨果之于巴黎圣母院。

   泡馆的帕慕克

  
读过他的《我的名字叫红》和这本书,都是既能畅销也能不朽的作品。他比普鲁斯特更有叙事性,比米兰昆德拉的写作题材更广,他掌握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和一个文学大师的双重秘诀。《纯真博物馆》据说是他最柔情的小说,历时10年,泡馆无数。

Kiwi于2011-11-13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