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个球——读《失落的秘符》

没几个寻宝故事的目标不是关于一个超出能力之外、能让人一劳永逸的物件,最终善恶争斗过后,那个世人争夺的宝物,多半会是一个代表着普适、简单价值观的东西,而非传说中那个真的能让人一劳永逸的物件。仿佛是一道仿肉味的斋食,符合全部的感官需要却直教人大呼上当。《失落的秘符》也是同样的套路,符号和密码最后指向的是共济会一直保护着的失落的「古代奥义」。

尽管整本书悬念重重,却无非是丹·布朗童鞋惯用的桥段。所有的戏剧性冲突在反方真实身份揭开时到达了顶峰,在接下来男女主角的感情戏和对全书最大迷题、也是正反两方争夺的焦点——古代奥义的解释部分却因与之前紧张情节造成的强烈反差而显得如裹脚布一般。

在解密过程中涉及到了一些符号、数字和几何形体:四面体的金字塔,放置金字塔的正方体小盒,还有金字塔顶端的圆。那个放置在金字塔顶端的环点符,貌似也是华盛顿中心城市规划的布局,而书中对环点符所象征之物的解释「 环点符代表万物:太阳神Ra,炼金术里的金,全视眼,大爆炸前的奇点 」,让我想起了「上帝是个球」。

博尔赫斯的《帕斯卡圆球》里,有段引自奥洛夫·齐贡《希腊哲学溯源》的话:「上帝是个球状体,因为这种形状是最好的,或最好不过用来代表神灵的形状」。 拉伯雷的《巨人传》第五卷 也说道:「 那个智能球,它的圆心无处不在,而它的圆周不在任何地方,我们称它为上帝」。

用球来理解上帝真是有打通各个传说宗教哲学科学的便利之处。 无论是一维的点、二维的圆、三维的球体、高维的xx(这是生活在三维世界的人类难以想象的形式),每个维度的个体都会被这个简单、深刻、完满且生发万物的形式所打动。这抽象的符号从遥远的智慧中走出,获得了如今多样繁盛的内涵。

符号是经过了编辑的信息,越简洁抽象,就有越多被重新释义的发散余地。比如在这本书里,对于圣经,作者就用人和神「如在其上,如在其下」的关系对圣经故事做了阐释。古书典籍慢慢地如符号般变得只有当事人才能理解,也如同符号般能够容纳不同的释义。就像《帕斯卡圆球》的末句所言:
「或许世界历史就是几个隐喻的不同调子的历史。 」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