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 my Esmeralda

上上周二在北展看了音乐剧《巴黎圣母院》。本想趁着两周前的种种新鲜感受把这篇文写下来,谁知中间有那么多急迫的事情,这一耽搁,就跨年了。
2012来了。我还不习惯在填医嘱和化验单时在年份上将两个直划下来的11变成曲折的12,让2划在1字身上的欲盖弥彰更凸显了我对时间的焦虑。
这场演出则让我得以暂时脱离现世的纷扰,随大幕的开启,我重新走到十八世纪的巴黎街头,走入那个「小」还未战胜「大」的时代。

因为看的是首演,演员们似乎到最后才找到状态。一开场,诗人戈林果的《大教堂时代》唱得没有DVD里第一版的激昂,不过听到心爱的诗人唱着同样的曲调还是相当激动的。马上发现唱的是英文,啊啊啊我的法语版去哪里了?!!有点被骗的感觉~而且最最重要的是,这个诗人的扮演者,完全没有第一版里的Bruno Pelletier养眼啊!!! 那里的他,一个挑眉就能魅惑众生,更别提那轩昂的歌喉了。
不过英文版也是一种滋味吧。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中文翻译是个奇葩,我惊讶于是何方神圣能把工整押韵的歌词译成同样工整押韵的中文,不过因为不是直译从感觉上还是差那么一点。
演员的话,戈林果没那么帅,唱的也有些嫩;爱斯美拉达唱得挺好,不过她的脸不能细看,亚裔的面孔天生就没有吉普赛美女那般立体。想来想去,还是卡西莫多唱得最好。
舞蹈与杂技相当迷人精湛,从前看芭蕾舞《天鹅湖》之类的似乎也没能感受到舞蹈能达到对情感表达如此的广度和深度。高超的杂技又好看又耐看,紧绷的肌肉是生命的挣扎与张力,歌与舞、声音与身体的完美配合,让这部音乐剧百看不厌,成为经典。
舞台布景也与原版的如出一辙。只是舞台的灯光,显然是由于首演,比较糟糕。
我最为感动的还是在开场和终了部分。诗人嘹亮的歌声唱起大教堂的序曲时就已经让我的鼻子酸了。最后,当爱斯美拉达被处死,卡西莫多那段《Dance my Esmeralda》的绝唱,是一个人在心碎尽头迸发的最深的爱与绝望,你不可能不被那声音动容,于是大家都泪眼婆娑起来……

柏拉图认为艺术是影子的影子。照这个观点,《巴黎圣母院》是雨果关于巴黎城和身处时代的影子,音乐剧是文字华丽的立体之影,而我看到的演出,则是对从前观看印象的倒影。每一个唱段,每一个舞姿,每一种服装与眼神,我把每一个得到的印象都代入记忆,拿来做比较之用。
而我在现场体验中获得的,则是从前对着屏幕难以取得的全视角的专注、五官六感的全面刺激的和与演员观者的互动。
什么时候去巴黎听一场原味的演出吧!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