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住的人

街上的人日渐稀少,路也没前几天那么堵了。普通单位和文艺单位都已放假,只有像我这种从事二逼工作的人过节还在上班,还要值班,还得过这种早出晚归不见日的生活。出门扑来一股熟悉的冷风味道,天气阴冷得看不到那一抹星空。

习惯了往日熙熙攘攘的街,这样凄清的路让我不由得拉紧了领口,不安感加重了我心中的凄凉。平日卖早餐的小贩老早就收摊回家了,挤车的人不见了,在路口没了指挥交通的大妈愤声嚷嚷,就连住院大厅里也少有行色匆匆的面孔了。人流都涌向了火车站、飞机场,二三线城市的道路,突地堵了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愈发觉得自己是个被困住的人,被很多被困住的人和事所困住。

虽说病房里的空床数比往日增多,留下来的多是被疾病困住的人。有些人是由于脑出血、脑梗的原因导致瘫痪身体被困住,更有为数不少的病人和/或家属,是患病后继发的心理被困住的典型。

每次在病房里看到我那个长着一对三角眉、额头皱巴得堪比菊花的病人,我就心头一紧。就纳闷为何他的小碎步走得如此颤微还拄着拐杖,却就能每回突然冷不丁地出现在我面前,然后开始不住地问各种不搭边的问题:或是抱怨从前脑梗留下的他所谓「没治彻底」的后遗症,或是催促开的药怎么还没发,或是怀疑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或是无数遍拿着核磁片让我给他讲脑子的解剖……每番对话我一边在嘴上安抚他,一边在心里暗骂。

其实,他若是不纠结于此,尽管疾病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少麻烦,依然是能生活得不错的。 我恶意地推测,也许这样的焦虑和他平时在家里不受待见、缺乏爱有关吧,才会千方百计地从别人身上索取关心。

所幸明天他就出院了,谁知今后还会遇到多少这样可气可怜可笑的病人或家属呢?他们总会有一肚子的疑问一肚子的怀疑一肚子的不信任一肚子的苦水一肚子的不满,而我除了磨破嘴皮子吼干嗓子眼之外,似乎改变不了什么。大家都困在医疗这个破圈子里,困于所谓医生的名气、药物的灵通、手术的精湛和疾病的攻克,困于希冀藉由外力「消除」疾病的狂妄,困于放弃挖掘自身潜力的渺小,困于因自大和自卑而蒙蔽的心。殊不知疾病的深奥与医疗的局限,殊不知许多病,真的不是做手术或吃药就能解决的。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