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

我就要赶往急诊了。
去适应未知的环境,去体验更多的剧目。
这两天在病房经历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值班查房下医嘱……为半身不遂的人治疗,为行将就木的人送行。脱离了时间的压力,在这样的慢生活中,少了些许以往的情绪和偏见。

在病房里工作,适应了按着星期数日子朝八晚六的生活,若这如水的日子一直持续,会不会产生温水煮青蛙的效果呢?我以为这一成不变的生活会一直停滞,还不及反应由别人安排的转换。

最近,病房里接二连三有病人故去。领导查房时,主治告诉领导说,13床的家属要停呼吸机。
领导一听,说:「太残酷了!我们没有这个权力,家属也没有。目前法律还不允许安乐死」云云。可是照目前病人的情况,再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了。
傻逼,不给人生的尊严,连死的尊严也不给啊!
一周之前,她还是个正常的老太太,我去看她第一眼时,她还能勉强对答,看她第二眼,就已经因心衰端坐呼吸一直在呻吟,后来再去看她,就已经昏迷不醒了。
癌症真是可怕,杀人于无形。

最后我们只能静静等着,等那位骑灰马的女士将她带走。她临终前,老伴还在办公室纠结医药费报销的手续,对她,连最后一眼都没送。又是一个傻逼!

这里与那里,不过是平行世界的入口与出口。

《坟场之书》的末尾,男孩Nobody从「那里」回到了「这里」时,有一段动人的描述:

「他会结识新朋友,会重逢老朋友,会犯错误,会走过许多道路,然后,最后,他才会回到坟场,或者和那位骑灰马的女士—起驰骋。

但在现在与那时之间,存在着生活。 」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