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for Rent

百无聊赖地度过了值班的一天,吃饭看书打豆豆。看过两本半书,吃了两顿难吃的送餐,打豆豆已经进化成小脑动作了。
今天才学会用电驴,下了家常读书中所有关于鲁迅的有声读物。这周听《华盖集》听得很过瘾,鲁迅的刀子嘴果真刻薄,不过冷嘲热讽中又颇见先生的理想、立场、热情和智慧,在琐事中方现真性情啊。

因得在凡哥哥的签名档中看到引自《而已集》前言的话:

「 这半年我又看见了许多血和许多泪,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
泪揩了,血消了;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
然而我只有“杂感”而已。连“杂感”也被“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时,我于是只有“而已”而已! 」

于是开始追起先生的其他杂文集子看起来。

这一周多来没做什么事情,郁郁寡欢提不起做事的兴致,成日靠打豆豆获得的快感苟且着。这绝大是由被砍的担心造成的。上周末值班我还蝇蝇苟苟地不敢穿白大褂,今日倒也无所谓了。「 泪揩了,血消了;屠伯们逍遥复逍遥,用钢刀的,用软刀的。」

接连有大夫跟我说她不想做医生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这个行业已无药可救。我业已打定主意,却未做好准备。

我将要去哪里?

我逃了这么多年,找了这么多借口,终究逃不过这个问题。

我是谁?我要去哪里?

下周就是电影节了,有些厌烦了打豆豆的娱乐,有好片子看了。

无主人生

从未有一个地方真正被我称之为家
因为我总是那么行色匆匆
还是很抱歉我并不爱你
但我并不介意你没有为此心碎
(因为)这只是一个念头,仅仅是一个念头

如果我的人生不属于我自己,而我也无法拥有它
那么我并不值得拥有更多
因为我所拥有的并没有什么真正属于我

我一直以为自己想要傍海而居
独自周游世界去过更简单的生活
我不知道这个梦想为何没能实现
因为其实并没有什么阻碍了我
(其实)这只是一个念头,仅仅是一个念头

当我把心灵当成盾牌而不愿卸下防备
当我如此恐惧失败以致于根本不去尝试
那我怎么能说我是活着的?

如果我的人生不属于我自己,而我也无法拥有它
那么我并不值得拥有更多
因为我所拥有的并没有什么真正属于我

About Kiwi

嘿你来吧来吧来八爪! www.bazhua.or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